杨素

"我脚踩着云朵随着风穿梭,在这个乱世之中没有人可以来管我“
----宋岳庭<Daydream>

杀手生活指南 文 / 夜公子

0杀手该不该有爸爸妈妈?

  孙悟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乃天地精华所生,因此他有权利没有父母。可是高秋是一个人,他不可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,那么他当然应该有父母,母亲生他的时候没有并事先告知他,或许他们本来就没有计划生下这个儿子,或许他只是激情发生之后多余的产物。
  所以高秋并没有关于父母的丁点回忆,他只有一个师傅,而他的师傅从小只教他杀人的武功,所以他只有杀人,他只有做杀手。
  小时候高秋问过师傅,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?师傅记忆力似乎不大好,有时候说,他们抛弃了你,有时候说,他们得了传染病,死了,或者干脆说,我也不知道,没就没啦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  后来年岁渐长,高秋就觉得没必要问了,问也是白问,干脆不问。
  小时候高秋是很羡慕有父母的孩子的。他看着大人们拉着小孩子的手,小孩子在撒娇,一会儿要这个,一会儿要那个的,他很羡慕。他想,为什么师傅什么都不给我买呢?他自己琢磨出了答案:因为师傅不是父母,师傅每顿给他俩窝头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  他没有父母,因此所谓父爱母爱自然也就无从体会。
  可是有一次有个女人给了他一个糖葫芦,他却是再也忘不掉了。他后来常常想起那个女人,他想,那是不是母爱呢?
  那个女人是卖糖葫芦的,那一年高秋七岁,他第一次单独下山给师傅打酒,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女人在山脚下在卖糖葫芦。
  以前他跟师傅下过几次山的,他见过糖葫芦,他说那东西真好看,于是对师傅说,他想吃,但是师傅总是说,那东西好看不好吃,并且有毒的。
  高秋感到疑惑,可是既然有毒为什么别的小孩子吃了就没事?
  师傅说,你跟他们不一样,你吃了肯定有毒。
  高秋就看糖葫芦。女人看见了高秋,女人问,你是不是想吃?
  高秋想了半天,最后摇摇头跑了,他买不起,他要给师傅打酒去。
  可是回来的时候他还是盯着糖葫芦看。
  那女人笑了,来吧,吃一个。
  高秋又跑。女人却追了上来,我给你,不要钱的。她非要往高秋手里塞。
  后来,高秋再也没见过那个女人。他很怀念那女人。他甚至想,如果她是我娘该有多好。 


  1 杀手该不该有小学同学?

  高秋到八岁的时候,希望师傅能够让他上学。但是师傅没有答应他,师傅说,认得你的名字就行了,读书无用。
  可是高秋还是希望上学。这愿望一直持续到十八岁。因为到了十八岁的时候,他可以完成自己的愿望了。他第一次杀人,他得到了报酬。他对师傅说,我想上学。
  师傅感到莫名其妙,你都多大啦,怎么还没死心?
  高秋说,上过学的人思想都有深度。
  师傅说,去他妈的深度,一个个都是书呆子,人模狗样的,碰到有人刀搁在脖子上还不一样吓得屁滚尿流?
  高秋也是倔脾气,他不管,他非要上学不可。
  他说,我帮你杀人就成了,别的你就别管那么多了。
  那是他第一次反抗师傅。师傅拿他没办法了,于是他成功了。

  高秋喜欢学堂里的气氛,山上过于冷清,他觉得学堂真好,有人味。
  高秋并不笨,年龄的关系,他学东西比较快,所以他只用了四年工夫就完成了小学到高中的全部过程。并且学习成绩相当优异,老师决定推荐他到很有名的江湖大学去继续深造,老师说,有位杀手系的熊教授讲课很精彩的,他有许多关于杀手的高深理论可以帮你。他听了很是心动。
  本来暑假过后他就可以直接到江湖大学去报道了。可是在这个关口,高秋的师傅生病了。并且病得还挺厉害。所以高秋就给耽误了。他要照顾师傅的饮食起居。
  这样,大学就成了高秋心中永远的痛,他常常想,我做一个称职杀手的梦破灭了。

  高秋在小学时候有一个同学,同学名字叫叶酥酥,叶酥酥跟他玩得很好,很开心。
  之所以开心,是因为叶酥酥同学从来都不欺负他,不嘲笑他。因为班级里只有他最大,比任何同学都大,许多同学都笑话他,说他是个大晕蛋。
  但是叶酥酥同学不笑话他,叶酥酥老给他买糖葫芦吃。叶酥酥说,我挺喜欢你的。
  高秋一直挺自卑的,跟叶酥酥在一起他就不自卑,他也喜欢叶酥酥。
  他们之间几乎无话不谈,还谈男女之间的问题。主要是叶酥酥谈,他听。叶酥酥好象很风流的样子,才十来岁,懂得东西倒挺多,叶酥酥说,他起码跟六个女孩子亲过嘴了,这让高秋挺佩服的。

  后来高秋不上学了,叶酥酥同学找过他几次,师傅躺在病床上老对叶酥酥说很难听的话,于是后来联系就越来越少了。
  但是高秋常常怀念叶酥酥,他想,不知道现在的叶酥酥是什么样子,叶酥酥长得挺帅的,不知道又跟多少女孩子亲过嘴。 

  2 杀手该不该很帅?

  高秋其实也很帅的,只不过他自己一直不知道。因为他接触的人实在很少,师傅是老头,当然不可能天天夸他是帅哥,师傅总说他是混蛋。
  同学呢,老说他大晕蛋,他们只注意他的年龄比较大,只注意他的某个部位比别人大。
  只有叶酥酥一个人夸他,叶酥酥有一次说,你真是个帅哥,很有男人味。

 

  说得高秋怪不好意思的,高秋说,其实你比我帅多了,你皮肤比我好。
  叶酥酥说,我不象个男人,脂粉气过重,奶油味过重。
  高秋说,可是我看你就很顺眼。
  叶酥酥哈哈笑了起来,说,咱俩喝酒去吧,因为咱俩都是帅哥。
  那天他们俩都喝醉了,还睡在了一块,叶酥酥是躺在他胸膛上睡觉的。他让叶酥酥脱了衣服睡觉,叶酥酥说,俩大男人,赤裸裸的,别扭。
  醒来后,高秋发现叶酥酥不见了,以后就一直没见过叶酥酥。

  高秋后来通过实践,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帅哥,因为他发现女人都喜欢他,有许多人说他挺有魅力。
  这就让高秋在女人方面比别人要幸福一些。
  他常常找女人。他发现跟女人在一起的确是件好事,他小学同学叶酥酥说过,人不风流枉少年啊,他现在通过实践,发现叶酥酥同学是对的,他就越发佩服叶酥酥了,他想,叶酥酥那么小就明白那么多人生的真谛。

  高秋明白,作为一个杀手,他要杀人,需要无牵无挂,所以自然不能随便去爱上什么人,所以他就常常去妓院里找些乐趣,偶然碰到春心寂寞的妇人,他也会来个一夜情什么的,他不染指其他女子,因为麻烦,而已婚女人和妓女是最不麻烦的两种女人。
  对于一般人来说,妇人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勾搭的,她们喜欢装腔作势,喜欢来点情调,犹抱琵琶半遮面什么的,往往会让男人们失去勾引的耐心,最后弄得双方都挺不是滋味。
  可是高秋不一样,因为他很帅,本身就有一种天然魅力,再加上他不爱说话,这样就给人一种很酷的感觉,妇人们生怕自己的扭扭捏捏吓跑了这位帅哥,所以高秋就非常顺利。 

  3 杀手该不该有理想?

  理想这东西说起来是很虚的。看不见摸不着,可是往往有许多人为之热血沸腾,为之黯然消魂。所以,某种意义上来说,理想是一把双刃剑,弄好了,人人说你有本事,弄坏了,你一个人背地里哭也没人搭理,很难说。
  有人说,不成功,便成仁。基本上,如果理想实现了,往往会发现不过如此,于是慨叹还是淡泊一点好,可是许多理想没有实现的人认为他们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逗我们玩。总之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没成功的人是没有说话权的。
  可是如果因为这个东西都把自己给弄丢了,那似乎也很不划算。
  这一点高秋想得也很明白。他有理想,但是他不希望因为理想而把自己弄丢。
  高秋理想有二:做最出色的剑客,做技艺最好的古筝演奏家。
  先说剑客。我们知道,高秋是杀手,可是那仅仅是他的职业,生存的手段而已,谈不上理想。他只是喜欢剑,而不喜欢杀。高秋认为,杀人并不是艺术,只是血腥和暴力,是野蛮,而杀人的剑却是一种艺术。
  高秋喜欢收藏名剑,不过他财力有限,并不多,目前只收藏了两把,一把名为神龟,汉文帝时候铸的,一把名为越五剑,越欧冶子造。没事的时候他就拿来欣赏,他认为,好剑是有灵性的,他常常能够从剑里感悟出许多东西来。
  但是再好的剑,倘若无人来舞,那便是废物,因此高秋最渴望的,还是做一名最优秀的剑客。
  高秋非常喜欢一首诗,那诗说的是一位异人,叫公孙大娘的:昔有佳人公孙氏, 一舞剑器动四方。 观者如山色沮丧, 天地为之久低昂。
  高秋想,公孙大娘可真是绝了,能够把剑给舞得如此风光。高秋希望自己也能够达到这样的成就,他喜欢舞剑。

  关于做古筝演奏家的梦想,起源于上学时代。他高中老师沉默寡言,深沉无限,就是因为古筝的原因,他老婆死后,他说没有知音了,于是从此罢弹。但是有一次高秋和他喝酒,他却拿出了古筝来,即兴演奏。从此高秋就迷上了古筝。
  古筝的优雅大气、悠远意境以及丰满鲜艳让高秋痴迷。他认为应该把古筝作为自己最主要的娱乐活动。
  目前他已经会弹几曲,譬如《林冲下山》,譬如《美女思乡》,有粗犷的,有细腻的,倒也弹得似模似样。

  看来高秋的理想境界还是很高的,让人向往。 

  4 杀手该不该吃糖葫芦?

  然而理想终归是理想,不是随便实现就实现的,是需要付出艰苦努力的。理想不能当饭吃。
  高秋是杀手。他需要杀人来养活自己。

  截止目前,高秋杀人成功率百分百,他在杀手界已经相当有名气。
  在杀手界,他的名字不叫高秋,叫一点死。一点死的意思就是,只要他的剑点到了你,你就可以死了。
  现在,高秋的师傅要高秋去杀人了。

  飞云庄,诸葛小纪,五天。时间、人物和地点都有了。
  师傅躺在床上病恹恹的,他有气无力的问高秋,五天,没问题吧。
  高秋说,应该没问题。
  师傅说,你说话老没自信,把我心里老搞得七上八下的。
  高秋很诚实的说,没有把握的事,我从来不喜欢说。
  师傅说,你必须把他杀了。
  高秋说,除非他把我杀了。
  这话已经说了许多遍,每次要杀人之前,都需要温习一遍。

  高秋杀人之前有个习惯,那就是,他会事先告诉被杀对象,我要杀你了。

 


  高秋认为,这不是装酷不装酷的问题,这是原则问题。一个人不明不白生下来就够冤枉了,再不明不白死掉,那就更冤枉了。
  虽然许多人活着未必有原则,但是死应该死得有原则。这是高秋的看法。他认为这看法不错。
  这次当然不例外,事实上已经成了高秋的标准作风。

  高秋通过书信告诉诸葛小纪,从现在开始我就在你周围,随时会结果你的性命,所以在你没死之前最好把后事给安排一下。
  飞云庄庄主诸葛小纪不是普通人,他很有智慧,他通过一切手段来打听这个杀他的人究竟是什么人。
  高秋,一点死。男,三十岁,右手用剑,无败记录,嗜吃糖葫芦。
  这就是诸葛小纪得到的资料。
  诸葛小纪说,这些资料全他妈是废话。
  师爷哀叹说,得到这些资料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  诸葛小纪把目光定在了最后一句话上,说,这人很有趣味,都三十岁的人了,还喜欢吃糖葫芦。
  师爷反问诸葛小纪,难道杀手就不该吃糖葫芦吗?
  诸葛小纪发怒,因为他忽然发现师爷说话很放肆,以前他是不敢这样说的。
  莫非你觉得我已经死了?诸葛小纪说。
  师爷说,不是的,主要是我也实在很喜欢吃糖葫芦,虽然我五十岁了。
  诸葛小纪很惊讶,那我为什么从来没见你吃过?
  师爷说,因为我很害羞,这是格调的问题。
  诸葛小纪骂人对象升级,去你奶奶的,你现在就给我吃糖葫芦,我要亲自看你吃,吃一百串!
  师爷说,你这是要噎死我这条老命呀。
  可是没办法,诸葛小纪现在并没有死,还是他的领导,所以师爷开始吃糖葫芦,吃得相当难看。
  师爷最后是被抬着走的,诸葛小纪看得哈哈大笑,他似乎很开心。
  然后他说,从现在开始,给我盯着所有卖糖葫芦的,看有什么人来买糖葫芦! 

  5 杀手该不该逛街?

  高秋喜欢逛街,他并不说话,但是他喜欢转,他喜欢有人味的地方,也许是因为他过于孤独,没人喜欢孤独,说孤独是享受的人那肯定是逗自己玩,你把他扔到一个密闭的房间里,不发出一点响声的房间里,我保证半个月之内他就不会再说孤独是一种享受了。
  高秋常常孤独,因此他才能够体会热闹的享受,对,热闹才是一种享受,一种充满烟火味道的平常享受,虽然平常,却幸福,神仙是永远不会明白其中真谛的,尽管他们长生不老。

  高秋逛街,他还需要熟悉地形,他必须考虑一切可能。
  可是他一见到糖葫芦,似乎就忘记了考虑。
  现在,高秋走到一个糖葫芦摊子前,他要买糖葫芦。
  高秋对于卖糖葫芦的女人总有好感,不管这女人是十八岁,还是八十岁,他都觉得那是他的母亲。
  所以他常常喜欢多给她们一些钱,虽然他并不是很有钱。

  现在是冬天,卖糖葫芦的人并不多,因为买糖葫芦的人不多。买糖葫芦的单身大人很少,男人就更少了,单身大男人几乎没有。
  想一想吧,一个大男人,他站在大街上,傻呵呵地拿着一串糖葫芦,那情形无疑是很滑稽的。
  可是高秋似乎不管这些,他只管吃他的糖葫芦。

  有七个男人人来买糖葫芦,卖糖葫芦的妇人汇报,其中有两个老头。
  我那里有二十三个。这个卖糖葫芦的年轻得多,大概因为年轻,所以可以多卖一些。
  诸葛小纪皱着眉头,忽然他一下子把茶壶给摔了,摔得粉碎,我要的是三十岁的男人!
  我那里有一个人来买,又一位卖糖葫芦的老太太说话了,他也就是三十岁的样子,他还多给了我一些钱。
  哦?诸葛小纪感觉到肚里有团火,那是因为兴奋。
  他发现老太太很可爱,他甚至问老太太,你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漂亮,是不是?

  根据老太太的描述,诸葛小纪很快搞清楚那个买糖葫芦的三十岁男人的基本特征。
  他现在在逛街。派出去的手下很快打探出了结果。

  高秋刚才的确在逛街,可是现在不了,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人。
  这个人高秋觉得很熟悉,可是一时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。
  女人。 

  6 杀手该不该装傻?

  高秋还发现有人在跟踪他 。似乎在盯梢,虽然那人做得很隐蔽,甚至高明,可是他还是能够感觉到。没办法,杀手的直觉总是很灵敏的。
  可是高秋决定装傻。合格的杀手必须懂得装傻,懂得伪装,如果你非常喜欢表现自己的聪明和智慧,那么你最好别干杀人这行当。
  所以高秋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装作没发现有人跟踪。
  何况,对于他来说,也许反而是好事,他也许可以通过这个盯梢者来了解诸葛小纪——不用想,他觉得是诸葛小纪在派人盯他,如此之快就了解到他的身份,他不由不佩服诸葛小纪了。
  盯梢者被盯梢,这事情是不是很有趣?

  然后高秋就看到了一个女人。很年轻,也很漂亮的女人。
  也许不年轻,也许不漂亮。也许只是高秋觉得年轻漂亮。各花入各眼吧。
  高秋只觉得这女人很亲切,这种感觉很奇怪,因为他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。
 


  这个女人却并没有看到高秋,或者说根本没在意,她只是低着头,匆匆地在走路。
  高秋本来和她是对面背行的,现在他改变了主意,他转过身子,慢慢地跟女人而去。
  高秋不是没见过女人,可是对这个女人他却是如此的有兴趣。
  然后他就发现,跟踪他的人换了。

  手下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,他在街上看到了一个女人,就好象着了魔似的,一直跟着人家走。
  诸葛小纪说,杀手看见女人都比较兴奋。
  师爷说,不过这个一点死应该不会见了女人就不要命吧,他毕竟是一级杀手。
  诸葛小纪说,你是师爷,比我聪明。
  师爷感到委屈,说,你比我更智慧。
  诸葛小纪说,那么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?
  师爷说,既然已经知道他是谁了,该行动了。
  行动的意思就是,反杀。
  杀人者往往被杀,这是真理。
  高秋自然也明白,可是他现在却在装傻。
  但是似乎还有一个人也在装傻。 
  装傻的行为并不值得提倡,可是许多时候,那只不过是一种策略。
  一种隐藏自己的策略。

  譬如,诸葛小纪,他也很懂得装傻。
  但是,我说的这个人,不是诸葛小纪,也不是高秋。 

  7 杀手该不该免费杀人?

  那个女人走进了一条小巷。高秋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  他不知道为何会跟着这女人走。也许这女人有什么法术。
  女人在一扇门前站住,高秋也远远的站住,东张西望的,很尴尬的样子,为了掩饰尴尬,他咳嗽了几声。
  然后高秋发现女人不见了。
  忽然高秋有一种感觉,那感觉叫怅然若失。
  然后高秋就开始烦躁起来,他冲身后大声喊了一声,过来吧。
  但是他身后并没有人。
  高秋往回走,有人也往回走。高秋说,说你呢。你老跟着我干吗?
  那人撒腿就跑。高秋却比他更快,忽然就站在了那人面前。
  那人害怕了,牙齿格格地响不停,你你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
  高秋说,别害怕,我不杀你的,因为我不免费杀人的。我只想让你捎句话。
  那人一脸无辜的样子,可是我……我不认识你啊?
  高秋说,你最好别说废话,没用的,我认识你,你老板是诸葛小纪,对不对?
  那人不说话了。
  高秋说,你告诉你老板,他快死了。
  那人跑得比兔子还快,碰到这种事,无论谁都希望自己生四条腿的。

  可是我觉得也不一定吧。忽然有人说话。
  说话的这个人站在黑暗中,虽然现在天色并不算太黑,可是这个人却似乎已经完全进入黑夜。
  黑暗中的人继续说,如果我把你杀了,他是不是就死不了了?
  高秋说,有人给你钱,要你杀我?
  黑暗中的人说,的确有人给过我钱。可是我没要。
  高秋问,你喜欢免费杀人?
  黑暗中的人说,不喜欢。
  高秋不说话了,他实在找不来什么话说。
  黑暗中的人说,因为我也是个杀手,我了解杀手,所以我不要钱。
  黑暗中的人问高秋,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?
  高秋说,是不是杀手的命太贱了,根本就不值钱?
  黑暗中的人笑了,一点死,你很聪明。
  高秋说,你想要免费杀人,可我不喜欢。我的劳动是有代价的。 
  付出总应该得到回报。高秋认为应该是这样的。杀人毕竟跟杀猪不是一回事。
  黑暗中的人说,如果我非要杀你呢?你是不是宁愿被我砍死也不愿意杀我?
  高秋说,你至少应该付给我一点钱。
  黑暗中的人说,我为什么要给你钱?
  高秋说,因为你杀我的同时,我也要杀你,所以你就必须付出一点代价。
  黑暗中的人说,据我所知,目前你的身价应该是五万两银子,我很穷,我可没那么多银子。
  高秋说,我要的并不多,我只要一两银子。 

  8 杀手该不该欠钱?

  一两?黑暗中的人似乎感到吃惊,我的命也实在太不值钱了。
  高秋说,已经很不错了,杀人的人命本来就不值钱。
  黑暗中的人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,可是我连一两都没有,我在杀人的时候是从来不带一点东西的,银子就更不带了。他又问,我可不可以先欠着你?
  高秋说,所以我知道了,你就是那个一毛不拔。
  黑暗中的人大笑,看来我果真有一点名气了。
  高秋说,因为你没钱,所以我现在不跟你玩这个,因为我不喜欢欠钱,你随时都可能死掉,死了,我找谁要去?
  一毛不拔说,你是我的知己。
  高秋说,这话什么意思?
  一毛不拔说,因为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和我同样有趣的人。
  一毛不拔忽然走过来,拉住高秋的手,所以我必须请你喝酒!他似乎下定了决心,我打算破二两银子请你喝酒!
  高秋说,我可不可以拒绝?
  一毛不拔说,不能。
  高秋感到无奈,那好吧。
  一毛不拔说,所以你应该知道,我这个人也并不是彻底的一毛不拔。
  于是杀人的人请杀人的人喝酒。

 

  一碟花生米,一碟大蒜,一壶散酒。
  高秋说,这无疑是这世上最小的碟子。
  一毛不拔说,我只请你喝酒,并没说要请你吃花生米,也没说请你吃大蒜。他提醒高秋,这两样东西是我点给自己的。
  所以高秋只有喝酒。

  然后他就醉了。
  一毛不拔似乎也醉了,他说,你酒量实在很小。
  高秋说,没办法。
  一毛不拔说,其实我没打算杀你的,杀你纯属意外。
  高秋不太明白。
  一毛不拔解释说,因为你抢了我的生意,所以我才想杀你,本来杀诸葛小纪的人应该是我才对,但是因为他们给我的钱实在比较少,我希望他们加一些钱,于是就说,我考虑一下,结果就给耽误了。
  所以我现在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一毛不拔说,你能不能把诸葛小纪还给我?
  高秋说,不行。
  一毛不拔眼瞪大了,为什么不行?
  高秋说,不行就是不行。
  一毛不拔说,你知不知道,诸葛小纪很厉害?
  高秋说,知道。
  一毛不拔说,所以死的人很可能不是诸葛小纪,而是你!
  高秋说,我知道。
  一毛不拔说,我把危险留给了自己,你应该感谢我。
  高秋说,谢谢。
  一毛不拔说,那么你答应了?
  高秋说,没答应。
  一毛不拔快哭了,他忽然拍了一下桌子,那么我只好杀你了!
  高秋说,你必须给我一两银子。
  一毛不拔说,好!
  一毛不拔喊老板过来,老朱,借我一两银子,连打酒钱,我一共欠你三两!
  老朱说,好的。
  高秋笑了,你喜欢欠钱?
  一毛不拔说,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,所以总喜欢欠别人一点,这样我就死得不太冤枉了。
  高秋问,那么你为什么不多欠一点?
  一毛不拔说,道理很简单,因为多了人家不愿意借。 

  9 杀手该不该善良?

  现在开始杀人了,不是杀人,就是被杀。
  一毛不拔用的是刀,小刀。高秋用的是剑,短剑。
  高秋没有失败记录。一毛不拔同样没有。败一次就是死。

  这一次呢,他们谁会失败?谁会死?
  现在,两人都没有动,敌不动,我不动,敌动,我动。
  两人身上都多了一种样东西:杀气。
  杀气并不是谁都可以感觉到的。那样的话,杀手就做不成杀手了。试想,你走大街上,随便就能够感觉到一个人有杀气,是杀手,然后你报官领赏,那这杀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  忽然有花。花从窗外飞了过来。
 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花?一瓣一瓣的,天女散花,很温柔的飘。
  可是两人还是没有动,或许,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些花。
  于是花飞,花落。
  可是一毛不拔忽然大叫起来。
  因为忽然又飞来一只蜜蜂。非常不幸的是,这蜜蜂对一毛不拔的鼻子很有兴趣。
  一毛不拔脸色苍白,颓然说,我败了。
  高秋说,你没有。
  一毛不拔说,你本来可以杀了我的。
  高秋说,我不喜欢占便宜,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你非常可爱。
  然后高秋拿出了一两银子,我没有杀了你,所以我只有把银子还给你。
  一毛不拔说,你很善良。
  高秋说,这似乎不是好事。
  一毛不拔说,也许。然后他大笑,然后他忽然从窗子里跳了出去,我实在没脸从大门走出去!

  高秋没跳,他弯下腰,捡起了一片花瓣。丁香花。
  他想起了一个人,那人最喜欢丁香。
  那个人是他的小学同学,名字叫叶酥酥。
  然后高秋就也从窗子里跳了出去。
  因为从窗子里出去应该比较快一些。

  高秋冲进了小巷,他疯一样的敲门。他几乎是吼了起来,叶酥酥,出来,我知道是你!
  没有人应答。
  高秋干脆把门揣开了。
  没有人,只有花。满院的丁香花。清新,娇嫩。
  这么冷的天,可是丁香花却没有凋残。
  人呢?
  高秋忽然发现泪流满面。他不知道因何而哭,只是想哭。
  可是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人说话了,哭什么,一个大男人,真没出息。
  女人。又年轻又漂亮的女人。
  高秋很熟悉的一个人。这个人本来是个男人,可是现在成了女人。
  叶酥酥就在高秋身后,笑魇如花。 

  10 杀手该不该恋爱?

  你有没有听过梁祝的故事?如果没有听过也不要紧,现在高秋就是梁,叶酥酥就是祝。
  这两个人是很要好的同学。本来都是男生,可是后来这个祝却变成了女的。
  高秋说,那个时候,我就觉得你象个女的。
  叶酥酥说,我妈妈非要我扮成男的,说女生很危险。
  高秋说,可是你还老说自己很风流。
  叶酥酥哈哈笑了,这是手段。

  高秋说,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在想你。
  叶酥酥说,我可不想你,我怕你师傅,老板着脸,凶巴巴的。

  高秋说,我现在还是杀手。
  叶酥酥说,我现在是个寡妇。

 

  高秋说,杀手很寂寞的。
  叶酥酥说,寡妇也孤独。
  高秋说,那好,我们谈恋爱吧。
  叶酥酥说,我可不愿意再嫁给一个杀手,再当一次寡妇。我以前的老公就是个杀手,他死得很悲惨。
  高秋说,我决定再杀一个人就不杀了,咱们好好过日子。
  叶酥酥说,这次你说不定就死了,因为你杀的人很厉害。
  高秋说,他怎么厉害?
  叶酥酥说,二十年了,我妈妈杀诸葛小纪杀了二十年,都没把他给杀了,倒是把杀手给杀了。
  高秋说,这次也许是个例外。
  叶酥酥说,我不喜欢例外的,虽然我不喜欢诸葛小纪,可是我也不喜欢他死。
  高秋说,为什么?
  叶酥酥说,他是我爸爸,我妈妈希望他死,我不希望他死。
  高秋说,你非常没有意思。
  叶酥酥说,为什么?
  高秋说,这么早就揭穿谜底,没有神秘感了,这本来应该是个耐人寻味的故事。
  叶酥酥说,我可不是小说家,小说家喜欢神神叨叨,我不喜欢,我喜欢干脆,何况我已经装过一次傻了,没必要继续装,很累的。
  高秋想想也是,该知道的,迟早要知道。

  可是,高秋还有一个问题:我已经收了订金,我应该讲信誉。
  叶酥酥说,那是我妈给你的,我努力说服她,不要你的钱了。
  高秋说,那我可就太没有原则了。
  叶酥酥说,想谈恋爱,还要个屁原则。她的眼睛火辣辣的,让高秋心动。
  高秋说,你让我很矛盾。
  叶酥酥说,你也可以不矛盾啊,就当不认识我这个小学同学。
  高秋忽然抱起叶酥酥。叶酥酥大叫,干什么干什么呀?
  高秋说,废话。 

  11 杀手该不该失败?

  答案未知。
  不过对于高秋来说,谈不上失败不失败的。因为他根本就没再杀的冲动。
  所以诸葛小纪就感到纳闷:这家伙怎么不杀我了?
  师爷诡秘地说,给我一串糖葫芦,我告诉你答案。
  诸葛小纪勃然大怒,你居然敢跟我提要求?好,可以,不过你必须吃一百串!
  师爷的脸马上就青了,所以他很快说出了答案:也许是因为想杀你的那个人忽然不想杀你了。
  诸葛小纪说,你是说那个娘们?
  师爷说,这只是我个人分析。
  诸葛小纪仰天长叹,说,那娘们也怪可爱的,杀了我二十年,都没杀出个名堂来。

  高秋的师傅对于高秋的表现非常失望,不过他没办法,因为现在他必须听高秋的,他现在天天躺在病床上,基本已经是个活死人。
  师傅说,你给我养老,给我送终。
  这就是师傅的要求。高秋觉得这要求可以满足。 

  12 杀手该不该转行? 

  杀手如果转行,他还可以做什么?
  你自己想。
  不过你必须记住一点,那就是:天无绝人之路。 

评论
© 杨素 | Powered by LOFTER